秋彤

微博:秋彤的红毛衣

幻觉

     他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群一群的水母在黑夜中飘来飘去。发着夜光的白色水母触须像巧克力一样。上面有细小的胡须,碰到就会被毒死。

     他瘫坐在满是污水泥巴的道路上,看着老鼠在抬着一个鲜红的棺材。丧乐响起,然而却没有随行的乐队。雨水落下来,滴到地上时就化作火焰,在水泥地上燃烧着,而后又被浇灭。、

     他I听见远方传来了一阵阵的鼓声,像是打雷。穿着绿色衣服的少女从他面前跑过,寻找自己的妈妈。他呼出一口白气,最后幻化成白色的母牛和公山羊,一滴一滴黑色的液体渗出来,滴到了路面上。蓝色的水牛在街道上奔跑着,后面跟着一群饿疯了的狼。

 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手掌,上面爬满了虫子,一口一口的咬噬着他的皮肉,他却感受不到疼痛。绿色的树叶为他疗伤,他却用伴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刀硬是把树木的躯干斩断。

      他坐在火车的头等舱里,看着长着两个头的小女孩和她发疯的母亲。他挥手用刀砍过去——人头落地,肠子散布,脑浆迸裂。她们慢慢停止了呼吸,成了两具尸体。苍蝇飞来飞去。那对母女的头被扔到湿滑的街道上喂狗,狗却不肯吃,摇摇尾巴走了。剩下的躯干被送到垃圾场准备做最后处理。肠子被他弄成蝴蝶结的样子,送给了那个梦里边的她。

     他还没完,他知道是假的,但他挥之不去。他感到海水在向他涌来,不一会儿世界就变成了一片海蓝。他的身体被巨大的压强挤压变形。最后身体爆裂,血引来了鲨鱼。鲨鱼嗅了半天,悄悄的游走了。一条狗在没有水的地方啃着他的左腿骨。

     他最终还是死了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 

© 秋彤 | Powered by LOFTER